分山分树还得有个好支部

——记汤原县永发乡北华村党支部书记吴顺风

  中国绿色时报12月24日报道  黑龙江省全面完成集体林权主体改革任务后,记者在佳木斯市汤原县永发乡北华村采访,听到分到了山林的村民们说得最多就是:“多亏我们有个好支部书记吴顺风。”
  带领村民建造“绿色银行”   吴顺风今年63岁,年轻时从山东来到汤原县北华村。虽然是个外乡人,但因他能干、精明和诚实,被村民们推举为生产队长,后来又被选举为村党支部书记,一干就是30多年。
  讲起老支书,村民们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,他们拉着记者去看一处处繁茂的树林说:“这些都是老支书带着我们种的,现在成了一座座“绿色银行”。
  北华村紧靠小兴安岭,三面环山,在上世纪80年代是汤原县最贫困的行政村,村民生活在温饱线上徘徊,集体不良债务50多万元。地处山区,种植业不占优势;交通不便,牲畜养殖等也很难发展,吴顺风扳着指头算来算去,只有靠山吃山。经他提议,村里决定将坡地退耕,每个村民栽1亩地树,家里特别困难的农民只出义务工,树苗钱由村里出。当年,全村就种上了1000多亩樟子松等用材林。
  十年树木。到2000年,北华村依靠林木采伐收入消化了所有不良债务,村民人均收入超过2500元,一跃成为全县首富村。
  一村两策 均山均股两相宜   这次林改前,也曾有过几次分山分林的政策,但吴顺风始终没同意分。为啥?吴顺风说,过去搞林改都是“来时一阵风,去时一场空”,林子要是分了很容易保不住;但这次林改不一样,期限定了70年,还给发林权证,这才是动真格儿。
  吴顺风当了30多年村支书,就因为他办事儿公平、认理儿,能一碗水端平。但村里的林子有好有次、有连片的有分散的,怎么分才公平?这时,有上级干部来“指导”吴顺风拍卖集体林地;有人暗示他,只有不梗在中间阻止卖林地,事后“有重谢”;还有村民看重短期效益,也希望卖了林子分钱。吴顺风心里一沉:林子可是村民致富的老本儿,改革要是把林地卖给外人,那不是把老本儿都赔光了吗?他赶紧找来有关林改的政策文件、新闻报道认真学习,一本《汤原县林权制度改革文件汇编》被他读得书页都卷了边儿。吃透了林改精神,吴顺风心里有了底儿,召集大伙儿开会,统一思想,最终决定:靠近村屯浅山区的1650亩、便于管理的集体宜林地按每人1.5亩,全部均山到户;另外近900亩已经成林的落叶松、樟子松混交林,因分散、数量少,实行均股到人。第一轮均股的年限初定为19年,村民股东持有股权证,组建林业股份协会,与村委会按照7:3的比例享有林木资产的所有权和分配林木收益。协会的七成收益除用于林业再生产外,均利给股民;村委会的三成收益主要用于修路等公益事业。村民股东大会还推举出7名有责任心、能力强的协会理事和3名监事,负责林业股份协会的日常工作。
  一村两策,均山均股两相宜,“北华村模式”作为典型在全省得到推广和借鉴。
  林改只有起点没有终点   北华村的林改在均山均股后,并没有就此打住。吴顺风又带领村民成立了林业协会,进一步推动深化改革。
  北华村林业协会以18周岁以上55周岁以下的村民为会员,把全村劳动力组织起来,负责林改后的山林管护,防止乱砍滥伐,预防森林火灾,防治森林病虫害。林业协会与林业股份协会合并在一起,设有理事会、监事会、协会财务室和一支10人组成的“三防护林队”。同时,制订了5项规章制度,将全村的林业生产经营工作从村“两委”中分离出来。
  2009年春,北华村以林业协会提供苗木、村民出义务工的形式,组织协会会员在林冠下营造红松440亩,部分村民还搞起了林下五味子种植和森林鸡养殖等项目。
  吴顺风说:“林改只有起点没有终点,别看我今年60多岁了,只要大伙儿还选我,我就愿意带着大伙儿继续往致富的路上奔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